易纲和郭树清表示:他们既不能让市场缺钱,也不能让市场的钱溢出 st50

股票资讯

10月21日,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在北京召开。央行行长易纲、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潘出席会议,就货币政策、金融业发展和宏观审慎管理发表了最新看法。

易纲表示,总体而言,稳健的货币政策取得积极成效,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有力支撑了经济稳步复苏。估计到9月底,利润已经超过1.1万亿。预计随着各项政策措施效果的进一步实现,全年可实现盈利1.5万亿元的目标。下一步,货币政策要更好地满足高质量发展的需要,适应高质量发展,提高金融机构长期提升实体经济的积极性。稳健的货币政策应该更加灵活、适度、精确,把握好稳健增长与风险防范的平衡,使市场不至于出现资金短缺或资金泛滥的情况。

易纲:明年宏观杠杆率会进一步稳定

易纲回顾了今年的货币政策措施。他表示,今年出台不同层次、不同梯度的货币政策有其内在逻辑。中国的货币政策应该合理适度,稳健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应该相互配合,才能做好“六保”、“六稳”。

展望未来,易纲强调,要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完善有效的结构性货币政策,努力完成全年发展任务。目前,全球经济正在从低点复苏,但疫情的发展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随着疫情对我国经济影响的高峰期,部分政策已顺利完成阶段性任务,但支持小微民营企业、稳定就业、支持绿色发展的政策仍需坚持和完善。货币政策应更好地满足高质量发展的需要,更加注重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率,为涉农、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提供持续支持。

“稳健的货币政策应该更加灵活、适度和精确。要在稳定增长和风险防范之间取得良好平衡,保持货币供应量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市场价值相匹配,并反映潜在产出的增长率。我们可以在尽可能长的时间内实施正常的货币政策,希望维持一个正常的、向上的斜率收益率曲线。为经济实体提供积极的激励机制,有利于人民币资产的安全性和竞争力。”易纲说。

自今年年初以来,面对疫情的影响,央行推出了相当多的对冲措施,并实施了三次RRR降息。加权平均RRR降息相当于将存款准备金率下调1个百分点,释放1.75万亿元人民币的流动性。自2018年以来,央行共10次下调RRR,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下降5.5个百分点,释放出8.1万亿元人民币的流动性。

面对疫情对冲措施带来的宏观杠杆率周期性上升,易纲表示,在今年抗疫的特殊时期,宏观杠杆率将分阶段上升,但随着明年GDP增速上升,明年宏观杠杆率将进一步企稳。货币政策应把握货币供给的总闸门,适当平滑宏观杠杆率波动,使其长期保持在合理的轨道上。

此外,在“金融科技与创新”子论坛上,易纲还就大数据发展中的信息保护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大数据的应用带来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的保护。需要建立明确的法律框架,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增加公共信息和政府信息的透明度,严格依法保护个人隐私和商业运作,取消数据收集过程中的霸王条款。规范集团内企业信息和个人信息的商业用途,严格防止个人隐私和商业秘密被滥用。为完善监管体系,一些已形成金融控股集团结构的公司应完善监管。明确银行业务和非银行业务的界限,对同一金融业务有相同的管理措施。

郭树清:中国能转化为中长期养老金金融资源的金融资产是巨大的

郭树清在金融街论坛年会上就金融包容性、养老第三支柱建设、金融业开放、金融科技等问题发表了最新看法。他表示,深化金融机构内部治理改革仍十分紧迫。我们必须正视暴露出来的风险和违法违规行为,坚决惩治腐败分子,努力挽回国家和人民的损失。无论大中小金融机构,包括城市商业银行、农村信用社、信托公司、租赁公司,都必须建立和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关键是强化公司治理结构,充分发挥党组织的领导核心和政治核心作用,严格选拔忠诚、专业、廉洁、务实的高管。

郭树清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性质决定了我们的财政必须面向亿万人民。在资本主义社会,金融是两极分化的重要原因。在一些受疫情影响的国家,穷人越来越穷,富人越来越富,这主要是由于其金融市场严重偏离了实体经济的变化。

“例如,在一些国家,股市令人兴奋。今年以来,五大企业的市值增长已占市场增长总额的80%以上。在这里,我们必须坚持新的发展理念,充分发挥金融在调整产业结构、改善收入分配和提高社会福利方面的作用。”郭树清说。

郭树清说,虽然中国在金融包容性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但金融供给不足和金融需求多层次多样化的矛盾仍然突出,要实现金融包容性的目标,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因此,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金融供给侧的结构改革,不仅要发展大型和超大型金融企业,还要培育中小金融机构。要有综合经营的一站式机构,有特色的专门机构。不同类型的金融实体坚守阵地,取长补短,相互竞争。进一步加强和改善监管,引导金融资源投向经济社会发展薄弱领域。金融机构要充分发挥专业优势,做好财富管理,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实现人民财富的长期保值增值。要防止风险溢出,维护金融市场稳定,提高社会福利。

在推动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发展方面,郭树清表示,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障能够有效缓解我国养老保险支出压力,满足人民多样化养老需求。同时,还可以集中长期稳定的资金,探索跨周期投资模式,成为资本市场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的重要力量,从根本上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满足基础设施和科技创新的资金需求。

“目前,中国居民金融资产总额已达160万亿元,其中90多万亿元为银行存款,大部分不到一年。能转化为终身养老金融资源的金融资产规模非常大,优势明显。”郭树清表示,下一步,一方面要抓紧现有业务规范,统一养老理财产品标准,清理不匹配名称的产品;另一方面,我们将开展业务创新试点,大力开发具有真正养老功能的专业养老产品,包括养老储蓄存款、养老融资和基金、专属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金。并选择条件较好的金融机构和加盟商先行参与,探索养老金融改革发展的新途径。

此外,在金融技术方面,郭树清表示,中国的金融技术应用在许多方面已经走在世界前列,并将继续支持金融技术的发展,优化客户服务体验,提升服务效率。密切关注和评估科技革命对金融业的影响,做出前瞻性安排。在监管方面,也要加大科技投入,提高监管效率。同时,金融科技的发展也带来了一些新的问题。我们必须高度重视网络安全、数据隐私和寡头垄断等风险挑战,以确保市场公平和金融稳定。

潘:完善房地产金融等重点领域的宏观审慎监管体系

潘在会上主要回顾了中国宏观审慎政策框架的建立和完善。他表示,中国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仍在不断完善,下一步将通过实践探索,不断完善符合中国国情的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监管框架。

第一,不断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及时发布《宏观审慎政策指引》,完善我国宏观审慎政策的整体设计和治理机制。继续加强重点领域宏观审慎管理,不断丰富宏观审慎政策工具箱,制定工具激活、校准和退出机制。

第二,完善系统的风险监控和评估体系。重点完善房地产金融、外汇市场、债券市场、影子银行、跨境资本流动等关键领域的宏观审慎监管、评估和预警系统,逐步实施宏观审慎压力测试并制度化。

第三,加强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和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加强对系统重要性银行的监管。建立我国系统重要性保险机构和证券机构的宏观审慎管理框架。为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制定恢复和处置计划。完善金融控股公司监管配套制度,按照法律法规,稳步有序开展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和持续监管。

第四,协调宏观审慎政策和其他政策。加强宏观审慎政策、货币政策和微观审慎监管政策的协调,充分发挥政策合力。加强宏观审慎政策与财政政策、产业政策、信贷政策的协调,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以上就是易纲和郭树清表示:他们既不能让市场缺钱,也不能让市场的钱溢出st50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之信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