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充足率」储天龙冲刺IPO,业内人士质疑利益转移的可能性

股票资讯

楚天龙主要从事智能卡的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主要产品为以金融社会保障卡为代表的金融IC卡,标准银行IC卡等,以及通信卡,以交通卡等为代表的非金融IC卡以及相关卡。

2020年12月30日,楚天龙有限公司(603266),证券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楚天龙)获得批准。楚天龙计划本次在中小板公开发行不超过78,393,115股,募集资金8.59亿元,发起人为中信证券。

楚天龙主要从事智能卡的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主要产品为以通信社,交通卡等金融社保卡,标准银行IC卡等为代表的金融IC卡。以代表的非金融IC卡,以及相关卡产品和其他数据服务的个性化。

楚天龙的销售数据与客户的购买数据“数量不匹配”。而且,报告期内,公司的毛利率逐年下降,而同期应收账款的比重却保持较高水平。更值得一提的是,朱天龙对关联交易关键部分的披露过于简单,业内人士质疑是否存在利益转移。

销售数据和客户购买数据“数量不匹配”

楚天龙的核心产品是IC卡,包括银行IC卡,通讯卡等。主要原材料是芯片。该公司的招股说明书披露,2017年至2019年芯片购买量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分别为74.03%,64.86%和55.93%;芯片采购比例下降的主要原因是芯片采购单价下降。从2017年到2019年,分别为1.7元/片,1.42元/片和1.29元/片,这使得楚天龙的芯片采购量在芯片采购量持续增长的背景下继续增长,但芯片没有明显增加。购买。

1234下一页尾页共4页

招股书显示,2019年楚天龙最大的供应商是北京中电华达电子设计有限公司,这是一家全资公司香港上市公司中国电力华大科技的子公司,纳入合并范围。采购项目全部为筹码,金额为260,516,900元,占楚天龙当年购买筹码总额的60%。

同时,根据中国电力华大科技发布的2019年年报,该公司当年总营业收入为15.22亿元。据此计算,楚天龙也是中国电力华达科技的核心主要客户。然而,根据中电华大科技发布的2019年年度报告,该公司之前的三个主要客户的销售额分别为3.74亿港元,3.45亿港元和1.92亿港元,与朱天龙披露的260,516,900元人民币(约3.06亿港元)相去甚远。

实际上,除了销售数据和客户采购数据“不匹配数量”外,一些媒体还注意到楚天龙大量购买的材料已经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根据招股说明书第166页披露的原材料采购信息,楚天龙在2019年购买了5.15亿元的主要原材料采购,而招股说明书第319页披露的成本结转数据表明,原材料成本当年的原材料消耗高达6.12亿元,比当年采购的原材料多了约1亿元,这还不包括可能反映在制造成本中的部分原材料消耗。

此外,楚天龙2019年底的原材料库存余额为6656万元,比2018年底的1.1亿元仅少了5000万元,总库存为2019年底仍低于2018年底。该年度的1.82亿元增加到2019年底的1.97亿元。业内人士认为,这表明该公司可能存在财务欺诈行为。

34下一页尾页共4页

2017年和2011年,毛利率逐年下降,但应收账款比例仍然很高。2018年,2019年1月至6月和2020年(以下简称报告期),楚天龙实现营业收入936,80,600元,1,109,933,200元,118,209,700元和46,071,500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985.75亿元,8952.29万元,119488.50万元和3033.73万元。

报告期内,楚天龙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7.36%25、33.27%25、33.68%25和35.01%25。综合毛利率的变动主要是由于主营业务毛利率的变动所致。与2017年相比,2018年整体毛利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智能卡产品的毛利率下降。与2018年相比,2019年的总体毛利率增加主要是由于该公司的软件和服务产品收入快速增长。较高的利率导致2019年公司的整体毛利率增加。与2019年相比,从2020年1月至2020年6月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公司的软件和服务产品占了收入进一步增加。该产品具有较高的毛利率,从而提高了公司的综合毛利率。

值得注意的是,在报告期内,楚天龙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6.08%,33.22%,31.86%和30.01%,呈逐年下降的趋势。同期,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3499,532千元,43,394.79万元,52,644.66万元和716,655.97万元,分别占期末总资产的24.65%,30.02%,35.13%和51.29。时期。%25。

关联交易的披露过于简单,是否存在利益转移?

当公司冲刺进行IPO时,披露相关交易更为重要,美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SEC)和投资者也更加关注这些交易。但是,在楚天龙的招股说明书中,其有关关联交易的披露是模糊的。这是相对简单的。没有披露许多重大关联交易的细节。

34下一页尾页共4页

例如,2019年,楚天龙从北京楚天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北京龙腾星科技贸易有限公司租用了运输工具。租赁金额分别为826,000元和254,900元。楚天龙在解释该租约时仅说,该租约是因为楚天龙由于在北京地区购买汽车的限制而无法自行购买车辆,因此是公平的。公司以市场价格向关联方租赁运输工具,以满足生产经营需要是合理和必要的。

但是,业内人士认为,原因仅解释了租赁的合理性,而没有解释租赁价格的合理性。对于交通工具的具体条件,包括车辆型号,数量,单价和特定用途,根本不披露租赁价格是否公平。

此外,与楚天龙有联系的两家公司,北京楚天龙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是发行人董事长毛方祥的母亲苏素梅持有100%的股份,担任董事兼总经理。北京隆腾兴科技贸易有限公司是由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苏二子的女儿苏巧艳持有90%的股份并担任执行董事和经理的企业。如此简单的内容披露以及与关联方的关系迫使人们怀疑该公司与关联公司的交易涉嫌转移利益。

温馨提醒:牛年第一周,A股风格发生了巨大变化,“第十九格局”逐渐浮现。随时查看最新的市场趋势,请注意APP。

34


以上就是资本充足率储天龙冲刺IPO,业内人士质疑利益转移的可能性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之信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