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勇教授:中美关系的复杂性和对未来的谨慎乐观 抄底逃顶

股票资讯

中美关系的复杂性和对未来的谨慎乐观。原SIFL上海财经法学院6天前,

包括在主题中

#儒家学说4

#中美关系4

正文|王勇(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经济中心主任)

注|本文为王勇教授在第160期【鸿儒论道】中的评论

甘思德教授的演讲内容非常丰富,特别是他非常坦率地表达了对中美关系的看法,并从中美双方的角度探讨了当前双边关系恶化的原因。听了报告,很有启发。谢谢您们。

中美之间问题太多,矛盾太多,分歧太多。同时,中美两国在过去的40年里积累了许多共同利益。我认为,中美之间的分歧是中美关系日益复杂的主要原因。

首先,全球化对双方都有不同的结果。过去30年来,全球化的快速发展对世界各国产生了巨大影响。在推动全球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个最重要的后果,就是中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特别是美国。美国的贫富差距是经合组织国家中最严重的。贫富差距、预期寿命和其他指标与一些拉丁美洲国家相似。需要强调的是,全球化本身并不是造成贫富差距的原因,国内监管政策的失败才是主要原因。在对所谓的美国发展模式和一些美国人倡导的制度优势进行国际比较后,会发现美国治理的成就并不是很高,认识到这一点非常重要。包括拜登政府在内的许多美国人越来越意识到这一点。在我看来,贫富差距是美国目前几乎所有问题的根源,包括种族紧张、精英与中下阶层的冲突等。,这些都与这个问题有关。

与此同时,在经济全球化的浪潮中,中国抓住了快速发展的机遇,但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如环境污染、劳动权益等,贫富差距也迅速拉大。然而,中国政府的政策努力不断纠正快速发展带来的问题,如强调“和谐社会”和“消除贫困”,在缩小发展差距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中美经贸关系发展迅速,中美双方的共同利益促进了两国的实质性合作。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出现了所谓的“中美”现象。但在特朗普执政的四年间,美国右派和极右派强行推动中美“脱钩”,试图打破这种互利关系。这就是经济全球化对中美关系的影响。

第二,政治文化差异太大,中美之间很难相互理解。中美两国的政治文化就像光谱的两极,差异太大,体现在历史、文化、意识形态、社会制度的差异上。中国和美国位于光谱的两端,而其他国家,无论是亚洲还是欧洲,都位于两极之间。个人主义是美国政治文化最明显的特征,追求个人自由和个人权利,这与美国历史和发展经验有关;中国的政治文化更强调集体主义,这与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和中国所处的特殊环境有关。中美政治文化差异很大,很难改变。但是,从过去40年的经验来看,这种政治制度和文化上的差异并没有阻碍中美互利的实质性合作。目前,中美两国应该有智慧来管理这种政治和文化差异,促进两国务实互利的合作。

第三,中美两国宗教文化差异很大,对两国和世界关系的定位影响很大。美国人和美国文化都有一个“使命”,就是改变世界,包括改变一个像中国这样的国家。甘塞德教授刚才对美国的看法反映了美国人的普遍看法,即美国人有责任改变世界,美国人自信地相信世界上的美国“例外论”,美国标准是最好的标准。但事实上,从过去的发展来看,尤其是2020年爆发后,美国的政治文化、社会文化和政府体制都暴露出了种种问题。

光说民主是没用的。老百姓还在追求安定祥和的生活,大众的基本需求应该得到满足。我相信美国从这些方面学到了很多。一位中美关系的重要学者前段时间在一次会议上说,美国人要想改变世界,改变中国,不符合美国的标准就不满足。这位学者记得告诉美国人,美国应该努力改变世界上的小国,比如离美国不远的海地和非洲的索马里。显然,美国改变这两个国家的行动失败了。再说了,广大的中美洲国家既然离美国那么近,美国人应该很清楚为什么不能很好的改变他们,这是一个值得美国人考虑的大问题。

第四,中美国际地位差异的影响。美国和西方是世界的“老大”,统治世界太久了。他们对现有的国际秩序,特别是处于国际秩序核心的五个英语国家,即所谓的“五眼联盟”,有着“自然”的看法,英美霸权在不同时期发生了变化。他们都认为英美霸权是天经地义的,谁挑战谁就攻击谁,不管是苏联,日本,还是现在的中国。另一方面,世界上许多国家认为美国的外交政策是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甘思德教授展示的皮尤中心关于中国国际形象的调查结果主要表明,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印象已经恶化。但是,如果把广大发展中国家包括在内,我相信调查结论会有所不同。美国涉外民调机构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工具。

长期以来,中国的国际地位弱于美国和西方,不是国际秩序的中心。近代以来,中国确实落后了。在过去的40年里,中国一直在迎头赶上,并希望促进现代化和与世界接轨;当然,中国也抵制美国和西方的一些过分要求,尤其是损害中国主权的要求。总的来说,中国对美国和西方持谦虚和学习的态度。我相信,在未来,中国会继续向美国学习,向美国的朋友学习,向美国的好东西学习。华为的任说得很好。中国应该继续向美国学习。我们的创新不应该走另一条路,而应该继续走融入世界的道路。

最后,未来中美关系会怎样?拜登上台后中美关系会怎样?拜登总统的上台为中美关系的“重置”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美中政策要考虑四年如何远离特朗普的荒谬。民主党上台后,不仅要清算特朗普的国内政策对美国造成的损害,还要清算他的外交政策,尤其是极端主义的对华政策对美国、对中国、对世界造成的损害。

中美关系未来高度不确定。有两种前景:

前景一:中美两国可以突出合作的共同利益,开展务实合作,尊重政治制度和政治文化的差异,在国际规则下讨论解决有分歧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中美关系将相对稳定,这符合双方的利益。

前景二:中美将在各个领域展开竞争,美国将在台湾省、香港、新疆、西藏等问题上,特别是在台湾省问题上触及中国的“底线”,从而损害中国的主权利益。在这种情况下,不排除中美之间可能发生大规模冲突,尤其是在中国周边地区。

我个人对未来两到四年的中美关系持谨慎乐观态度。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中美关系稳定的前景将占上风。谨慎乐观的理由有很多,包括美国的综合国力在新冠肺炎疫情后受到了极大的破坏,相对衰落的趋势是肯定的;国内挑战太多,拜登政府将重点解决国内问题。对拜登来说,美国的主要挑战并不来自中国。正如许多美国人自己所说,关键的挑战在美国内部。

我的演讲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以上就是王勇教授:中美关系的复杂性和对未来的谨慎乐观抄底逃顶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之信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