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城股份」辣味诱惑面临拖欠“百年企业”的鲁豫坎

股票资讯

近日,17年餐厅品牌“辣味诱惑”被媒体报道大规模关店,拖欠员工工资和供应商货款。

2019年12月4日,辣味诱惑创始人韩栋的弟弟韩旭在总部办公室会见供应商时表示,辣味诱惑遇到了困难,希望经销商给辣味诱惑一年时间再做一次。但供应商对辣诱惑提出的还款计划并不满意,部分供应商表示会通过起诉维权。辣诱惑的员工表示,目前大部分员工正在办理劳动仲裁手续。

中国商报记者通过深入调查发现,辣诱惑的财务压力可能有一些苗头可循。2016年至2017年,辣诱惑开始投资3亿元在埃及建厂。据一位自称参与过香辣诱惑埃及工厂建设的员工称,香辣诱惑增加生产线后,2018年底生产线闲置。采购部另一位员工透露,埃及小龙虾的加工工艺存在问题,其中2018年小龙虾多次有腥味,整体损失约4000万元。

餐饮行业分析师、凌燕管理咨询首席顾问林跃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辣诱惑之所以陷入困境,主要是转型期间自身定位有问题,以小龙虾类为主,大量投资工厂。重资产运营的前提是有足够的门店和性能支撑。但被辣诱惑诱惑的门店数量无法支撑重资产运营,销售跟不上的话可能面临资金压力。

记者多次致电北京辣诱惑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韩栋、周亮,截至发稿时无人接听。

拖欠工资

据天眼调查信息,辣诱惑的上海分公司上海辣诱惑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已进入清算。

据公开信息,辣诱惑于2002年在北京成立。它有三种品牌形式:辣味诱惑餐厅、马骁外卖店和辣味生活零售店。全国共有105家门店,覆盖北京、上海、天津、南京、武汉等城市。现在根据天眼的信息,辣味诱惑的上海分公司上海辣味诱惑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已经进入清算。此外,记者从公众评论中看到,热点生活北京的许多商店已经关闭。

据辣诱惑财务部的工作人员介绍,公司一直在国外积极筹措资金。该部门的高级管理层曾表示,11月份将有约3000万元的融资,但10月底获悉,最早要到12月或明年1月才能获得这笔融资。然而,11月初,该公司已经关闭。“没人叫我们去上班,也没人叫我们不去上班。”上述人员于11月7日左右开始仲裁程序。

“正常是8月10号,7月的工资最迟8月15号发,公司以资金紧张为由拖到8月底。之后9月、10月、11月的工资就不照常发了。”采购部另一位人士表示,到目前为止,公司部门领导和高层还没有出面发表意见,无法取得联系。

供应商对于辣诱惑的资金短缺感也很明显。很多经销商反映,供货合同规定90天内付款,但在合作过程中,辣诱惑经常拖欠账款,从4个月到一年多不等。中间有供应商一直以此为由暂停供货,也有供应商担心暂停供货后更难拿回货款继续供货。根据供应商欠款组自发统计,目前欠款供应商近100家,欠款金额从1万元到350万元不等。目前欠100万以上的公司有14家。

此外,许多供应商还提到,由于账户冻结,许多经销商的支票无法兑现。根据辣诱惑12月4日向供应商下达的还款计划,辣诱惑希望供应商将2019年11月1日后到期的延期支票退回,并将延期支票转为欠款确认函。但经销商普遍认为这个还款计划缺乏说服力,拒绝交出支票,双方谈判陷入僵局。

“签发给供应商的支票到期未被接受,属于违约行为,带有明显的辛辣诱惑。因为支票有效期短,一般是7~10天。”北京市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吴萌认为,目前的方案并不能令人信服地保证业绩。因为辣诱惑耽误了业绩,需要有第三方以财产或信用作为担保,保证还款计划的实施。

此外,记者发现,目前,辣诱惑的招商部门仍在正常接触加盟事宜。辣诱惑集团招商总监张家瑞表示,外卖业务今年9月开始加盟,是独立的分支机构。《辣味人生》和《辣味诱惑》餐厅暂时关闭,不接受加入。辣诱惑要求加盟商尽量保持店面租金低廉,最好控制在每月5000元以内。加盟商只需要找好位置,参加7天的培训,交押金、加盟费、培训费等。

重资产运营之痛

辣诱惑是餐饮行业为数不多的以资产为主,构建闭环产销的企业。

养殖、加工、配送、销售、辣味诱惑,是餐饮业少有的以资产为中心,建立闭环产销的企业。但很多员工和行业专业人士认为,辣诱惑作为一家专注单一品类的餐饮企业,在供应链上投入巨资,给自身财务带来了很大压力。

“在供应链的探索上,我们苦心探索了近10年,前后花了3亿,现在已经初具规模。”在今年7月接受媒体采访时,韩栋重复了辣味诱惑的供应链建设过程:从2013年开始,辣味诱惑开始在国外建设供应链,2015年,国外供应链开始发挥作用。2016-2017年在国外投资建厂,2018年从北非进口小龙虾约3000吨。其中,2013年在肯尼亚建厂时,因当地政治原因遭受重大损失,直到2015年才在埃及尼罗河畔建厂。

同时,从2016年到2018年,辣诱惑及其品牌Hot Life完成了几轮融资。2017年3月,辣诱惑集团的火热人生和马骁获得五岳资本牵头的千万A系列融资;同年8月,Hot Life收到高淳资本牵头的1.4亿元B系列融资;2018年1月,Hot Life再次获得经纬中国牵头的1.6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

韩栋曾多次公开表示,在餐饮业的早期,产品、环境和品牌是竞争因素,但供应链的重要性在中后期会越来越强,过度依赖厨房加工的模式会慢慢被淘汰,只有形成产销闭环的品牌才会有生存空间。

一位未透露姓名的餐饮行业人士指出,对于小龙虾来说,季节性供应波动较大,很难协调好夏冬两季的运营。小龙虾分为青虾和红虾,生产上有一定的区别。如果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无法控制,产品质量可能会失控。加强供应链建设可以为品牌提供更好的保护。

和君咨询合伙人温志宏表示,餐饮企业自建供应链的优势在于,可以更好地控制食品原料的质量、供应数量和成本,但如果没有足够的规模,成本优势可能不会显现出来。

据上述声称参与埃及工厂建设的员工称,辣诱惑盲目扩大投资,原有两条生产线可以满足产能需求,但实际上建了四条,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自2018年底以来,埃及工厂的生产线一直处于闲置状态。此外,埃及小龙虾的加工工艺也存在问题。2018年原料油冻虾多次腥。发现原料未在香港加工销售,整体损失约4000万元。后来加工储存方式重新定义,才得以改进。某供应商表示,辣诱惑以此为由,以资金不足为由,延迟开户期限。

林跃认为,餐饮企业一定要有自己的“造血”功能,因为餐饮是一个资金回笼相对较快的行业,最初的融资是为了更快地扩张门店、建立供应链,但这样做之后,销售业绩跟不上,资本可能就不会再投入了。

据媒体《餐厅老板内部参考》业内推送的相关文章数据显示,辣味诱惑(不含其他两个品牌)月营收已从2013年20多家门店的5000万元降至6000万元,并在近期降至1000万元。目前单店月营业额80万元在中上,之前水平在300万左右。

辣味诱惑采购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辣味诱惑小龙虾的来源主要来自埃及和中国,埃及主要使用油冻虾(海运,部分空运)和活虾(空运)。哪里用虾要看国产小龙虾的价格和整体采购成本,淡季和旺季都会做个对比。国内小龙虾价格下跌,导致埃及小龙虾整体成本优势丧失。而且冷冻运输成本高,对工厂要求更高。此外,固定资产投资、加工、长途运输和人员管理成本高。

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餐饮业的竞争非常激烈,整体生活状况不容乐观。但是,重资产运营的前提是有强大的资本作为支撑和自我造血能力。自建供应链适合运营能力高、综合实力强的餐饮企业,否则可能带来更大的运营风险。对于单一品类的餐饮企业来说,最重要的是控制成本的能力。作为一家专注于小龙虾类的餐饮企业,辣诱惑选择在自建供应链上大举投资,无疑给自身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

今年7月,韩栋在接受红参采访时说。com认为对辣诱惑的期待是做一个百年企业,让别人觉得这个企业值得尊重。在目前的危机中,韩栋还没有出现。辣诱惑引发的债务危机将如何解决?我们报社会继续关注。


以上就是金城股份辣味诱惑面临拖欠“百年企业”的鲁豫坎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之信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