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256」央行一天还3000亿!马军警告:“当经济增长率下降时,就出现了这样的牛市,泡沫已经出现了”!a股港股很少大幅下跌

股票资讯

警惕!流动性似乎显示出好转的迹象。今天(1月26日)央行仍在公开市场进行了规模仅20亿元的7天逆回购操作,这是连续第17个工作日。鉴于今天800亿元逆回购到期,央行实际返还净资金780亿元。

往年央行一般选择在重大节假日前增加投资,以保护市场,维持资金稳定。到目前为止,今年似乎有所不同。随着牛年春节的临近,虽然央行自上周以来增加了对公开市场的净投资,但市场资本利率仍然偏紧。

近期,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尤其是短期利率快速上涨,隔夜Shibor持续上涨至2.726%,较前一天上涨27.6个基点,高于央行今年维持的2.2%逆回购操作利率。同时,品种在一周内增加了43.2个基点,达到2.728%,产品在两周内增加了17.2个基点,达到2.853%。

连续逆回购和大额净提款后,银行间和交易所回购利率大幅上升,上交所和深交所隔夜回购利率均超过5%。沪市GC001大涨102%至6.1,短期品种GC002、GC003、GC004、GC007今日涨幅均超过20%。深交所R-001今天涨了一倍,最高达到5.903%。DR001加权利率上涨28.88个基点,至2.74966%,创下16个多月来的历史新高。

开始研究泡泡?央行公开市场有3000亿元的巨额净回报

今天,央行在公开市场进行了20亿元人民币的7天逆回购操作。截至今日800亿元逆回购到期,净提款780亿元。本周前两天,央行累计净提款3000多亿元。

据蔡联社报道,中国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表示,从发布的信号来看,央行不愿意看到短期内资金过度宽松,以防止宽松造成市场加杠杆套利行为,导致局部资产价格泡沫。

中信证券明确指出,在稳定的货币政策导向和“不亏不溢”的流动性管理目标下,央行根据流动性缺口推出流动性。在考虑春节返乡政策的影响后,要注意流动性缺口缩小带来的预期不佳。2021年春节前后,预计会延续往年春节前后资金紧张的趋势。

沈万宏远表示,央行近期投资期限短,容易引发市场对资金的担忧。今年春节期间的流动性缺口约为1万亿元,与之前央行春节前投入的1.1-1.2万亿元差不多。目前距离春节还有三周,需要继续观察央行的后续操作。

与此同时,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近日在“解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分析当前经济形势”座谈会上表示,部分地区出现了泡沫。去年,中国几大股市指数均大幅上涨,接近30%。在经济增速大幅下降的情况下,这样的牛市是不可能与货币无关的。此外,上海和深圳的房价最近上涨了很多,这与流动性和杠杆率的变化有关。

这让市场想象未来流动性的变化。中信证券明明团队的研究报告称,往年央行春节前的流动性安排:无论货币政策基调是宽松还是紧缩,央行春节前的净流动性趋势明显;MLF和14天逆回购操作不会缺席;在2018年至2020年的货币宽松期间,RRR降息有两个作用:春节期间的流动性安排和货币宽松。在以稳定为重点的货币政策导向和“不亏不溢”的流动性管理目标下,央行根据流动性缺口推出流动性。

春节期间流动性缺口明显,居民提现需求、财政存款增长、公开市场营运资金自然到期是造成流动性缺口的主要因素。综合考虑M0、财政存款、资金自然到期日、外汇、法定准备金支付、拨备等主要因素计算流动性缺口。如果按照过往历史线性外推,2021年春节前后流动性缺口较大;考虑到春节返乡政策的影响,流动性缺口有望缩小。预计1月份流动性缺口较大,2月份流动性环境相对缓和。

a股和港股突然暴跌!

26日,a股港股经历了近期罕见的暴跌。截至收盘,三大股指全天单边下跌,创业板指数下跌近3%,60余只股票跌幅超过9%。

个股方面,龙鱼、迈瑞医疗、东方财富等持股股集体大跌,市场短线人气低迷。各种茅台大跌,毛指数下跌2.6%!

两市大部分板块下跌,军工、保险、酿酒、券商等板块领跌。盘面上,军工板块损失惨重,光电、航天彩虹、航天电器、AVIC高新等10余只股票下跌;保险、酿造、经纪等板块大幅下跌

收盘时,上证综指下跌1.51%,至3569.43点,深成指下跌2.28%,创业板指数下跌2.89%。两市总成交额10140亿元,北行资金净流出35.41亿元。

港股也全线崩溃,恒生指数下跌2.4%。恒生科技指数下跌2%,其中腾讯下跌超过5%,市值7万亿元下跌;美团下跌超过4%。

央行警告:“经济增速有所下降但出现过这样的牛市,部分地区已经出现泡沫。”

由50人组成的中国财富管理论坛近日举办了“解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分析当前经济形势”专题研讨会。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北京绿色金融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院长马军出席会议并讲话。他指出,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悖论。一方面,杠杆率上升非常快,需要调整货币政策;另一方面,货币政策不能转得太快。

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宏观杠杆率上升25个百分点,为2009年以来最高增幅。"杠杆的急剧增加自然会导致未来的金融风险."马军强调:“一些地区出现了泡沫。去年,中国几大股市指数均大幅上涨,接近30%。这样的牛市,在经济增速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不可能与货币无关。此外,上海和深圳的房价最近上涨了很多,这与流动性和杠杆率的变化有关。这种情况在未来是否会加剧,取决于今年货币政策是否应该适度转向。如果不转向,这些问题肯定还会继续,中长期会导致更大的经济金融风险。”

马军表示,悖论的另一个方面是货币政策不要转得太快。目前中国通胀不高,CPI今年会好一些,因为猪肉是去年的基数效用。PPI会涨,但不会涨太多,也不要求转的太快。与此同时,一些地方政府和商业银行强烈要求保持货币政策的连续性,或者要求转得非常慢,认为转得太快会导致项目停工、未完成业务、坏账等问题。

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21年“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应与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宏观杠杆率应基本稳定”。“这意味着宏观杠杆率不应再次上升,但政策不能急转直下。”马俊说。

同时,央行行长易纲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中国货币政策将继续支持经济,中国不会过早退出支持政策。

“十四五”期间是否应该设定GDP增长目标?

在我看来,我们不应该设定GDP增长目标。2020年初,因为疫情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无法设定这个目标,设定的太高,做不到;太低了提振信心,没必要设置。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决定不设定2020年的GDP增长目标,这是非常正确的,也是“民生导向”治理理念的一个优秀案例。

个人认为,从今年开始,GDP增长目标应该永久取消,稳定就业和控制通货膨胀应该是宏观政策的主要目标。GDP数字可以作为预测,财政部门可以作为预测财政收支的依据,投资部门可以作为预测投资行为的依据,但不应该作为评估地方政府官员绩效的指标。继续设定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的问题包括:

1)如果GDP增速是官方目标,可能会出现地方习惯性超重,地方GDP目标定得很高,从而增加了隐性债务的金融风险,因为借钱实现投资拉动GDP比其他方法更容易。

2)以GDP考核为重点,难免有些地方会虚报经济增长率。

3)2020年GDP增长率有一个很大的基数效用。因为这个基数效用,今年GDP可能达到8.5%。是否应该设定2020年8.5%的目标?如果是固定的话,2021年会突然降到5点,很难解释。

4)以稳定就业、控制通货膨胀为宏观调控的主要目标,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各国宏观经济管理的普遍做法。现在,所有发达国家和大多数中等收入国家都放弃了将GDP增长作为宏观调控的目标。

货币政策应该适度转向

我们现在面临一个悖论。一方面,杠杆率上升非常快,需要调整货币政策。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宏观杠杆率上升25个百分点,为2009年以来最高增幅。杠杆率大幅上升,自然会导致未来的金融风险。此外,一些地区已经出现了泡沫。去年,中国几大股市指数均大幅上涨,接近30%。这样的牛市,在经济增速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不可能与货币无关。此外,上海和深圳的房价最近上涨了很多,这与流动性和杠杆率的变化有关。这种情况在未来是否会恶化,取决于今年是否应该适度改变货币政策。如果不改变,这些问题肯定会持续下去,中长期会导致更大的经济金融风险。

悖论的另一个方面是货币政策不应转向过快。目前中国通胀不高,CPI今年会好一些,因为猪肉是去年的基数效用。PPI会涨,但不会涨太多,也不要求转的太快。与此同时,一些地方政府和商业银行强烈要求保持货币政策的连续性,或者要求转得非常慢,认为转得太快会导致项目停工、未完成业务、坏账等问题。

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21年“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应与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宏观杠杆率应基本稳定”。这意味着宏观杠杆率不应再上升,但政策不应急转直下。

然而,M2货币供应量的增长率如何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相匹配?“配套”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文件中写的,但有很大的解读空间。至少有两种不同的理解。一是将今年的名义GDP增长率理解为包括基数效用的名义GDP增长率。实际GDP增长率约为8.5%,加上两个百分点的通胀率,名义GDP增长率约为10.5%。今年的M2是否应该增长10.5%,如果应该,这是一个比较高的数字。第二种解释是剔除一次性基数效用,即剔除扭曲因素后归一化的名义GDP增长率。我估计应该取消大约三个百分点的基数效用,这样今年的名义GDP增长率将达到7.5%。今年M2的增长率是10.5%还是7.5%似乎符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要求,要看怎么解释了。如果是10.5%,那就是扩张性增长率;如果是7.5%,那就比较紧了,两者的差额以货币总量来说是6万亿。我的观点是,取一个中间数,比如控制在9%左右,相对合理。

原因有几个。第一,今年企业盈利能力会有很大提升。很多上市公司预测今年利润增长会超过20%。随着利润变好,部分企业有望通过利润进行再投资,可以相对降低对债务融资的依赖,从而略微降低杠杆率,从而减轻货币扩张的压力。

第二,货币条件要适应一般财政赤字的调整。去年,中国的一般财政赤字(包括一般预算赤字、特别国债和地方特别债务)估计为GDP的8.3%。我认为未来两三年一般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应该会逐渐回到新冠肺炎危机前的水平(比如2019年的水平)。一般财政赤字的下降和政府债券的缺乏,自然会减轻货币政策扩张的压力。

第三,基本效用问题。去年上半年中国实体经济基数很低,使得今年上半年GDP增速很高。然而,从M2的角度来看,情况正好相反,因为去年上半年货币扩张迅速,今年会出现一个基数的假象,这让大家觉得今年上半年M2的增长率比较低。我觉得还是要摆脱这种错觉去看货币充足性,因为基数已经很高了,在这个基础上再增加8%~9%不是个小数目。

应该放松对外汇外流的一些具体控制措施

我的第三点与人民币升值有关。自去年年中以来,人民币已升值近10%。如果升值超过5%,出口行业可能会有明显的压力。

中国人民银行通过干预外汇市场来调整汇率是不可取的,因为这违背了以供求关系决定汇率的市场化原则。我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应该积极考虑放松对外汇外流的一些具体控制措施,允许一些外汇流出国内,减轻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同时,要抓住外汇管理体制改革的机遇,为下一步人民币国际化铺平道路。

我的具体建议包括:简化个人外汇、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和境外企业留成外汇的外汇管理办法,取消QDII限制,加快境内投资者在“债券通”框架下投资境外债券市场的渠道建设(可以认为“南行通”的投资对象包括香港以外的国际债券市场)。

(作者:21财经圈叶麦穗,辛主编:靳山,实习生余)


以上就是002256央行一天还3000亿!马军警告:“当经济增长率下降时,就出现了这样的牛市,泡沫已经出现了”!a股港股很少大幅下跌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之信股票网其他的资讯!